河湟雄镇 花儿之乡——甘肃临夏

2012-11-27

    临夏古称“枹罕”,又名“河州”,自古便是河湟重镇、陇右名邑,是中国近现代伊斯兰教的中心。
    传说,这里是大禹治水的源头,以至于古人以为这里就是天之尽头。渐行渐远的历史,似乎对这里有着太多的眷顾,便在逝去岁月的身后,遗下了星罗棋布的古生物化石群,错落相间的马家窑、辛店、寺洼和齐家文化遗址。还有黄土和青藏高原之间,千年沉淀出的风物民情和人文景观。风云际会,岁月更迭,今天的临夏,正是凭借着丰厚的历史内涵和民族文化的多元呈现,让这个位于中国版图中央的回族自治州一下子拥有了有异于其他区域的回疆风情。
    清晨五点钟,一弯新月下的宣礼楼上又依时传来了催促穆斯林信徒们虔诚礼拜的班克声声。临夏回族自治州独特的人文景观,便就在这此起彼伏,或远或近,时而婉转,时而高亢的班克声里徐徐拉开了帷幕。长期以来繁衍生息在这里的回族、东乡族、保安族、撒拉族等信仰伊斯兰教的民族,以他们的宗教信仰、民族历史、民风民俗和生活方式,构成了一道浓郁特色的临夏穆斯林风情,以至于人们把这里比喻成中国伊斯兰教的圣地,称之为“中国的小麦加”。作为一种宗教、一种生活方式和一种文化形态,诞生于中世纪阿拉伯半岛的伊斯兰教,伴随着阿拉伯帝国的对外扩张和商旅间的频繁贸易,自唐代经丝绸之路传入中国至今已有1300余年。凿空西域的汉唐古道,一定还记得风尘仆仆,纷至沓来的一拨拨来华朝觐与贸易的大食信使。雄踞河湟的重镇—临夏,也一定不会忘却一路跟随成吉思汗东征西讨,被忽必烈下令驻军随处入社的回回军团。从衍生于阿拉伯半岛的异姓到修养生息于中原的回族,从早期的客旅到今天的主人,历史便就是这般将一个风情迥异于中原的回回民族融入到华夏文明的大家庭中。
    众所周知,清真寺是穆斯林礼拜和举行宗教活动的场所。它与信奉伊斯兰教信徒们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衣食住行和精神世界息息相关。一日五次的礼拜,对于虔诚的穆斯林老人而言,绝对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功课,但对于活泼劳动的年轻穆斯林来说又是如何日复一日地坚守着严谨繁琐的伊斯兰教规呢?我们不得而知。 耳听着阿訇在主麻日上侃侃而谈的阿拉伯经言,我们难以揣摩,更不敢奢想着一时间便弄清楚由一部《古兰经》衍生而出,各执一词的众多门宦和教派。或许是基于自小形成的母体文化与伊斯兰文化之间的代沟,让我们在流连于风格各异的清真寺时却无奈的将思绪止歇于苍穹下的同一弯新月。
    一首《米拉尕黑》的民族叙事长诗传唱了数百年,而神话中民族英雄米拉尕黑的后代便是今天的东乡人,作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世代居住在临夏的东乡人在与回族长期频繁的交往中,相互影响,相互渗透,早已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东乡人日常生活中最具特色的活动便是农闲时节,几个情投意合的朋友共同买上一只羊,聚在一起撮一顿,这就叫吃“平伙”了。吃“平伙”的意义不在于吃,而在于聊。一边是连吃带聊,其乐融融;而另一边麻利的东家早已按照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将剩余的羊肉分门别类,均匀分配,让每个参与吃“平伙”的家人也乐在其间。
    坐落于临夏积石山下,成三足鼎立之势的保安三庄,是保安人聚族而居,繁衍生息的家园。作为甘肃独有的三个少数民族之一,人口仅一万余人的保安族,却80%以上居住在以保安三庄为中心的地域内。一个民族密集的集中在如此小的范围内,在世界民族的发展史中实在是难得一见。每一个民族都会有自己的心爱之物。对于保安族而言,无疑就是天下闻名的保安腰刀了。构造精巧,式样考究的保安腰刀因工艺精湛而独成一体,深受周边各族群众的喜爱,以至于成为昔日青年男女间定情的信物而流传了百余年。如今,保安腰刀作为一种精美的旅游工艺品,更是深受国内外游客的青睐。
    其实,当我们揭开装满冰糖桂圆与茶叶的盖碗,续一壶如牡丹花般沸腾的开水,咬一口热气腾腾的河州包子,手拿着鲜嫩的手抓羊肉大快朵颐时,便注定与一个我们所陌生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穆斯林文化邂逅。戴着号帽的穆斯林汉子,披着神秘面纱的伊斯兰女子,还有充满异域风格、色彩斑斓的临夏挂毯,以及形形色色、琳琅满目的民族商品和喧嚣集市里看似平静却在指掌间你来我往,讨价还价的精明与干练。由此,一个活脱脱高原商埠,西部旱码头的千古风情便跃然于眼前。
    “花儿”又叫少年,是流行于西北高原的一种高腔山歌,其音调高亢、粗犷、舒放。潇鸣于旷野山岭之间,宣泄着人们心中的欢乐与忧伤,被称为西北之魂,闻名中外。“花儿”的起源流传着许多动人的故事。有人说,它最早源于古羌族的牧歌;也有人说,它与一个泉水的美丽传说有关。然而更让临夏人接受的是祖辈相传的天上仙女在山下清澈的河水中沐浴时,情之所致而撒下来的花儿。简单的歌词,道出了当地群众对花儿的挚爱。每年的农历四月八和六月六是花儿开满临夏的时节。它以山里人的随意散唱和男女歌手的热烈对唱为主要的演唱形式。广阔高峻的田间山野是漫唱花儿的天然歌场,遍布在名山古刹,森林河滩附近的花儿会,则是花儿荟萃,歌手献歌竞技的擂台。“花儿”已成为这里的人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精神寄托。